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广东快乐双彩言情 > 权路风云 > 第1696章 遇到危险

第1696章 遇到危险

作者:一路向西
    彭翔点头道:“对啊,你想想看,我们现在正好同这哥俩有摩擦,如果他们感觉我们是对手,那么肯定做出一些什么来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怎么办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彭翔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于一虎见过我,他当时以为我是国安的,那么这样一来……他今天还敢向我们下手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于一龙安排于一虎来收拾舒吉塔的情人,可于一虎没有想到那人就是你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一变应万变吧,他们上来了!”彭翔脸色沉重,看来这个任务很有难度。

    老y坐在了床上,活动着筋骨说:“好想打一架啊……”

    彭翔抽出一支烟,伸手摸了摸口袋,确信国安的工作证带在身上呢。这张工作证不是假的,是陈雅帮着办下来的。陈雅考虑彭翔有时候外出给张清扬办事,如果遇到危险,在不能暴露真正身份的前提下,正好拿这张工作证当挡箭牌。但是对于眼前的事情来说,这张工作证也给于一虎带来了威胁,必竟他已经见过彭翔。早上于一龙安排他过来时,他可不知道追他“嫂子”的就是彭翔!

    房门响了,彭翔望了眼老y,起身去开门,门口站着两人,不容分说,上来就拧彭翔的胳膊,这也是于一虎在楼下设计的“战术”。奈何彭翔早有防背,两人不但抓了个空,还被他直接把胳膊扯脱臼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随着两声惨叫,两人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彭翔站在门口望向于一虎,微笑道:“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?”于一虎皱了下眉头,尴尬地笑了笑,掏出于一龙交给他的纸条,对彭翔说:“我们……可能找错人了,误会……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找错人了?呵呵……不是于一龙让你来的嘛,没有错!”

    于一虎看到纸条上的房间号与彭翔的房间是一致的,又听到彭翔这么说,再联想到于一龙说他是军人的身份,心中雪亮,惊讶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彭翔望着他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于一虎不知道如何办了,他清楚彭翔的实力,也清楚他的背景,之前可没想到和自己抢嫂子就是这小子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。”彭翔把于一虎拉进来,对其它人说:“你们先滚吧!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们……”众人也愣了,不明白为何二哥看到他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于一虎对他们摆摆手,说:“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先走,没听到啊?”于一虎怒了。

    众人答应一声,扶起那两位胳膊脱臼的同伙,赶紧跑下楼,回去找于一龙汇报。

    “于一虎,于一龙是你大哥,他让你来的,对不对?”彭翔在这么问的同时,心里也在思考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于一虎茫然地站在那里,对于眼前的突发事件,大脑一片空白。彭翔灵机一动,自己留下的目的不就是把于氏兄弟激怒吗?那么……他看向老y,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手势,那是他们特训时常用的手语。老y会意,微笑着走向于一虎,飞身就是一脚,直接踢在了于一虎的膝盖上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于一虎惨叫着倒地上,“腿……我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连我老大都敢暗算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老y紧接着又是一拳,直接揍在了于一虎的嘴上。

    于一虎被打的牙齿掉了两颗,满嘴是血。

    老y还在继续表演,“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,我今天打死你!你说,于一龙是不是叫你来收拾我大哥?”

    彭翔暗暗点头,两人多年前养成地默契还没有丢,老y已经完全懂得了他的意思。别看他打得很凶,但都没有伤及于一虎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等着……”于一虎趴在地上,擦了擦嘴上的鲜血,嘴唇都裂了,他狰狞地笑着,老y的痛打,激发了他体内的反抗因素。

    “老y!”彭翔感觉差不多了,喊住老y的同时蹲下了身体,看向于一虎说:“手下人性格太急,你别理会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于一虎一口血唾沫吐向彭翔,虽然他躲得快,但还是落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还不老实!”老y跟上又是一脚,再次将于一虎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彭翔擦了擦衣服,说:“于一虎,我上次已经放过你了,你怎么还不开眼,非要我把你们兄弟俩都收拾了?回去告诉你哥哥,让他离舒吉塔远点,否则我就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舒吉塔是你的女人?”于一虎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妹妹,不是我的女人,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!”彭翔伸脚踩在于一虎的脸上,这对男人而言可是最大的侮辱。他盯着于一虎的眼睛,“跟我做对,任何人都没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国安的吗?你……你怎么敢打人,就不怕受处分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彭翔脚上用力,“这是我的事,你管不了!”

    于一虎也不傻,他觉得如果彭翔真是国安的人,那为何会做出种种反常的举动,莫非他是假的?想到这里,他有意说道:“你那工作证吓唬人呢吧?”

    “哼,老子就是吓唬你,怎么了?”彭翔放肆地笑着,“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国安的人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,现在嘛……我不告诉你……”彭翔缩回脚,回身坐在了床边,挥手道:“滚吧,记住我的话,否则你们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于一虎艰难地爬起来,双眼喷火,问道:“你真让我走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也别后悔,老子这个仇记下了!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我老大让你滚,你就快滚!”老y又适时参与了演出,一脚踢在于一虎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于一虎撞到门板上,回头冷冷一笑,拉开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老y关好门,回头问道:“这么做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。”彭翔摇头苦笑,“只要把他激怒就行,下一步和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老y点点头,说:“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于一虎赶回于一龙的别墅时,于一龙正准备带人去救他。看到兄弟狼狈地逃了回来,于一龙先让人给他处理了伤口,然后才问道:“他打的?”

    “哎,我认识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于一龙满脸吃惊。

    于一虎擦了擦疼痛的嘴角,把那天在煤业宾馆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。于一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皱着眉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,这小子肯定是个假的,估计是一位犯了错误的军人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到青水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舒吉塔是她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天不是还碰到一男一女吗,今天看到他们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嘴上的那两个国安的证人?我今天没看到,就他和另外一个男的,应该是他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于一龙感觉到问题的严重了,虽然没有证据表明,此人到青水和自己有关,但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哥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们必须把面子找回来!”于一虎气得砸了桌子一拳。

    于一虎看向跟着他去的那些人,骂道:“废物,让你们去干嘛的,他们才两个人,你们如果一起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是我让他们先回来的。我当时以为他真的是国安,所以才……没想到越往后越觉得他的身份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太对,如果真是公差,怎么敢这么干?”于一龙抽出一支雪茄,默默地思索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不着急,我……先问问舒吉塔,看能不能套出什么话。”于一龙掏出手机,并没有打给舒吉塔,而是打给了县镇府办公室。他很聪明,知道打舒吉塔的手机,肯定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,是镇政府办公室吧?我是于一龙。”

    “哦,于总,您有什么事?”对方十分的恭敬,于一龙在整个龙山都是有名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请问舒镇长在吗?我找她有点事,手机打不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总,真不好意思,舒镇长下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她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谢谢了。对了,他下乡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是带着她的朋友去看石材吧,具体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那就这样。”于一龙很客气地挂上电话,嘴角微微一笑,问道:“你那天看到的另外一对男女,是不是像商人?”

    “商人?”于一虎努力搜寻着对张清扬的记忆,却什么也想不起来,只记得那人很高大,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李钰彤。他说:“好像是吧,那个女的应该是那个男的小蜜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对了!”于一龙点点头,“可能是那个当兵的朋友想过来买石头,所以找舒吉塔帮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于一虎紧握双拳。

    于一龙盯着弟弟,微笑道:“放心吧,你是因为大哥挨打的,我肯定帮你把面子找回来,但不是现在。一虎,你别着急,我们先摸摸他们的底。如果舒吉塔真的带人去买石头,那我就能查出来他们去哪了,先让人问一下,然后再说。”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