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其他类型 > 情深缘浅:蜜宠娇妻萌萌哒 > 第943章 纠结

第943章 纠结

作者:谁家晓晓
    她的爸爸难道不是伟吗?

    不行,他一定要搞清楚白小爱的年轻和父亲!

    秋白凌心里疑惑不已,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杨芷熙的电话。↗大△書↗包↗小↗說,w↗w↗w↗d↗a↗s↗h↗u↗b↗a↗o↗↗c↗c番□茄中国彩票网w`w`w-.`.

    “喂,芷熙,我想问你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恩,什么事啊?”杨芷熙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,每次秋白凌主动给她打电话,她都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白小爱的爸爸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杨芷熙语塞,“我,我也不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洁蓝都没有跟你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知道的,她已经失忆了,根本就忘记了我,所以现在对我根本不像六年前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能问问她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白凌,这件事情洁蓝和伟都不让多问,我曾经也问过的,但是他们都没有说。我还有点事,等我知道了再给你打电话吧,先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杨芷熙挂了秋白凌的电话。

    从前每次通电话,杨芷熙都希望可以和他多聊几句,增进增进感情,而这一次,提到了白洁蓝的话题,所以她不愿意再说下。

    秋白凌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,思考到底怎样才能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?

    突然,他想到一个办法……

    只要搞清楚了白小爱的年龄,那么就能够大概猜到孩子的父亲是谁了。

    秋白凌突然想到,六年前,杨芷熙告诉过他,白洁蓝已经怀孕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小爱是他的孩子吗?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向白洁蓝证实这件事情的真假,两个人是仇人。

    秋白凌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出来一张名片,是幼儿园园长的。

    他得赶紧明确地知道白小爱的出生年月。

    于是,他给园长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园长你好,我是秋白凌。”

    “是秋总啊,有什么是我能帮上您吗?”电话里头,园长的声音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将白小爱的资料传真发给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园长有些犹豫,“秋总是生气上次白小爱和贵千金打架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你先给我发过来吧。<>”

    “好吧,稍等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可以说是这所贵族学校的老板,园长当然不敢违背他的旨意。

    很快,白小爱的资料就传真了过来。

    秋白凌激动地拿着白小爱的资料,看见资料上面的照片上贴着白小爱可爱的照片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,真的很可爱,第一天在游乐场里和她认识的时候,他就莫名其妙的对她有好感。

    秋白凌的目光往下移动,看见了白小爱的出生年月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突然放大,开始仔细地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从杨芷熙告诉他白洁蓝怀孕的时间,到白小爱出生的年月。

    那--

    白小爱是他秋白凌的女儿,不是别人的女儿!

    从时间上来推算,他确定以及肯定白小爱是他的女儿,因为白洁蓝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还跟别的男人在一起!而且那段时间,他一直将白洁蓝囚禁在身边。

    秋白凌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他高兴的欢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左右走了走,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他回到办公桌旁,拿起桌上的资料又看了看,指腹轻轻地抚摸上白小爱的照片,太好了,这个小可爱竟然是他的女儿!

    秋白凌看着那张小照片的双眼里,充满欢喜,还有盈盈闪烁的泪光。

    当年以为,白洁蓝宁愿死都不会再他身边,又怎么可能会留下他们的孩子。他以为她已经把孩子做掉了。

    六年前,他被仇恨冲昏了头,也根本就没有管关于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白洁蓝竟然把他的孩子生了下来!

    秋白凌激动得真想大笑几声。

    叩叩叩……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萧峰进门来,一副战战兢兢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秋白凌微笑着看向他。

    萧峰抬起头来,惊讶地发现总裁今天的心情特别好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冒着会被杀的决心说都:“那个合作项目,没有谈成……”

    萧峰低下头,等待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。<>

    哪知,秋白凌哈哈笑了笑,爽朗地说道:“没关系,小事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峰疑惑地抬起头来,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“萧峰,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了,咱哥俩也好久没有一起吃个饭,喝喝酒了,你一会去定个位,晚上我们俩好好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萧峰受宠若惊,“总裁什么事这么高兴,难道是发现了好的合作商,更大的金山吗?”

    秋白凌想了想,回道:“对,对。”

    白小爱就是他的金山银山,他真是太高兴了!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送过秋媛去幼儿园的秋白凌,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要送秋媛。

    费诗依很惊讶,“白凌,我跟你一块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想亲自送我女儿去。”秋白凌抱起秋媛就上了车,没有再理会费诗依。

    费诗依奇怪地看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,怎么感觉这几天秋白凌的心情似乎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,他能送女儿去幼儿园,也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她为此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真好,能不能天天都送我去幼儿园呀?”秋媛开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秋白凌空出一只手捏了捏秋媛的鼻子,“你真贪心,爸爸工作忙,哪能天天都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爸爸为什么今天要送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爸爸今天不忙啊。”他总不能说因为他想去看看白小爱吧。

    “那我希望爸爸以后天天不忙,爸爸送我去幼儿园,最风光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别人看见爸爸送她去的幼儿园,一定会羡慕她有个这么帅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爸爸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你跟那个叫白小爱的小朋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啊,很讨厌啦。”

    “媛媛不乖咯,难道你妈妈没有教过你要对人有礼貌吗,要和小朋友和睦相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秋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秋白凌错愕,看来这些年来他真不该疏忽了孩子,媛媛都被秋媛给惯成了一幅高傲的性格了。<>

    秋白凌的车子刚刚在幼儿园门口停下,就看见了前面的白洁蓝拉着白小爱。

    他连忙替媛媛去掉安全带,说道:“媛媛,快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那么急做什么,还没到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走过来打开车门,将秋媛抱下了车,朝前面白洁蓝所在的方向快步追去。

    走到白洁蓝的身边,秋白凌说道:“真巧啊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惊了一下,回过头来看见是秋白凌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也来送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好。”白小爱仰着头看着高大的秋白凌,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。

    “恩,小白好。”秋白凌将秋媛放下来,伸出后揉了揉白小爱的头发,眼里流露出宠爱的神态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一副很熟的样子,白洁蓝有些奇怪,“你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呀,那天我在游乐场走丢了,我说有个好心的帅叔叔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,你们这么有缘。”白洁蓝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缘。”秋白凌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父女,这是他们父女间的缘分。

    “呃?”白洁蓝有些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秋媛冷哼了一声,见他们三个聊得开开心的样子,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,她好生气。

    白小爱注意到秋媛不开心的脸色,她伸出小手,说道:“媛媛,我们和好吧,握个手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。”秋媛转过头去,将手背在后面。

    看见她们母女就讨厌!

    秋白凌蹲下来劝秋媛,“媛媛听话,你看人家小爱都这么大度,你怎么还能这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秋媛心里很不情愿,可是爸爸说的话,她从来都不敢反抗,因为爸爸的一个眼神,她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于是,她伸出手和白小爱握手。

    握了握手,又赶忙收回来,好像白小爱的手很脏似的。

    送了白小爱和秋媛进幼儿园,白洁蓝和秋白凌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啊?”秋白凌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啊。”她又没有工作,每天就是照顾白小爱,本来想要出去工作,可是伟一直反对。

    “要不一起去喝杯咖啡。”秋白凌邀请道。

    白洁蓝想了想,看见他满眼的期待,于是点头答应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心里雀跃,她带白洁蓝来到他的车子前,很有绅士风度地替她拉开车门,让她坐上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大老板,难道都不用去忙公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忙的。”秋白凌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,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。

    御前蛟打开了电台,电台里传出来好听的女声:

    “如果,有一天你爱的人忘记了你,或者你忘记了你爱的人,会不会再重新相遇的那一天,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,过往的记忆在脑海里飞速地播放。

    大家好,这里是阳光音乐电台,现在您收听的心情节目,我们这一期的话题是:遗忘,爱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和秋白凌都没有再说话,似乎都在仔细地听着电台里的节目。

    他们互看了一眼,白洁蓝的眼里突然蒙上了一层悲哀的神态,她看向前方,耳朵仔细地倾听着。

    她就是忘记了自己爱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先站在被遗忘者的话题上来聊聊,如果有一天,你最爱的人忘记了你,你是会选择与她他重新开始,让她他重新爱上你还是努力的让她恢复记忆?不知道听众们如果遇见了这样的问题,会怎么做,欢迎发送短信过了来和我互动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笑了笑,转过头来问秋白凌,“你会怎样做?”

    秋白凌错愕了一下,他想了想,说道:“如果我爱的人忘记了我,但她是快乐的,我就会选择让她继续遗忘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难过么?”白洁蓝疑惑地看着他,那双美丽的瞳孔纯净清澈。

    “难过,当然难过,可是如果两人的曾经都是难过的过往,忘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我会选择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她不会再爱上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秋白凌摇了摇头,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,“不会的,如果她曾经是真的爱我,那么就算她失忆了,也一定会再次爱上我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笑了笑,“你就那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看向前方,“当然,我相信真爱是可以穿越一切阻扰的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秋白凌问道:“你不是失忆了吗?那你有没有忘记过你爱的人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白洁蓝错愕了,她垂下眼眸,有些难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秋白凌连忙说道:“我真不该问你这样敏感的话题,如果这让你不愉快,你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。”白洁蓝看向她,脸上浮现出淡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已经接受了,六年前刚刚醒来的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是谁,那时候真的很难过,但是现在,好多了。我相信,我一定有爱的人,那个人就是小爱的爸爸。但是,我怎么都记不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记起他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白洁蓝不假思索地说道,“说了你可别笑我,其实我有梦见过我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秋白凌激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洁蓝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,她说道:“如果我说,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过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秋白凌一怔,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一紧。

    白洁蓝继续说道:“我总是会在梦中梦见一个人影,我确定那个人就是我爱的人,后来看见了你,我相信,梦里的人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有些激动,他刚想说什么,白洁蓝的话又让他刚刚升腾起来的心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绝对不是我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脸色一沉,“为什么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已经结婚了啊,如果你真的是我爱的人,真的就是小爱的爸爸,你怎么可能放下我六年不寻找,也绝对不会结婚,而且还有了孩子。所以,我也不是你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有!”秋白凌突然激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白洁蓝微愣。

    秋白凌脸上的肌肉尴尬地抽动了一下,“呵呵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秋白凌多想对她说,洁蓝,我有,我一直在找你,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你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负责,根本就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他爱她,可是依然带有恨啊,每当想起父亲去世时的样子,他心里就难过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确已经娶了费诗依。现在,他该如跟洁蓝解释?

    说那么多,有用么?

    “这样说还有个原因,阿伟跟我说,小爱的爸爸已经去世了,所以,我相信,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,都是小爱的爸爸,你又不是小爱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白洁蓝的眼神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好像心底的深处,有些希望,他就是小爱的爸爸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那么强烈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秋白凌深吸了一口气,刚才还是愉悦着聊天的气氛,现在就变得很压抑。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