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广东快乐双彩言情 > 锦衣山河 > 第五十三章 嫂子

第五十三章 嫂子

作者:繁朵
    郗浮薇开门一看,见是姚灼素,将她来意顿时猜了个七七八八,但还是笑着请她入内说话。

    沏了茶,分宾主落座后,寒暄了几句,姚灼素果然就把话题带到了沈窃蓝身上:“姐姐今儿个又去沈公子那边了?可是牵挂沈公子吗?最近天气愈发寒冷了,姐姐可要保重身子才是!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是体贴郗浮薇,但郗浮薇知道,姚灼素真正的目的是打探沈窃蓝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多谢妹妹关心。”她微笑着,说道,“其实也就牵挂这么几天,回头等嫂子过门之后,也就不需要我再这么盯着了。”

    姚灼素闻言脸色就是煞白,握着茶碗,僵了好一会儿,才收拾好情绪,道:“嫂……嫂子?难道沈公子已经订了亲了吗?”

    郗浮薇欣然颔首:“虽然还没过明路,但也已经约定好了。”

    见姚灼素听了这话,失魂落魄的,心头有些不忍,但想到徐景鸳跟宋稼娘那两位的狠辣,暗自一叹,心说不这么做的话,这傻姑娘一准儿将沈窃蓝当成落魄乡绅家的子弟,是跟她也算门当户对的男子,可以谈婚论嫁。

    然而沈窃蓝的真正身份,又不好跟姚灼素说。

    要让她避免被徐景鸳跟宋稼娘针对,也只能给沈窃蓝扯个所谓的准未婚妻,好断掉姚灼素的念想了。

    好在姚灼素迄今跟沈窃蓝见了也才一面,就算好感满满,应该也不至于就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……”姚灼素这次浑浑噩噩了好半天,都没法子平息心中的澎湃,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,极仓皇的走了。

    郗浮薇看着不放心,想送她下去。

    但姚灼素这会儿虽然还在恍惚,却也知道自己的模样一定很是狼狈,不愿意被沈窃蓝的妹妹看到,故而坚持不让,到底推开她,自己跌跌撞撞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郗浮薇拗不过她,只能屏息凝神听着动静。

    听她脚步虽然有些凌乱,但还是太太平平的到了楼下,这才关了门。

    而楼下的姚灼素,却被傅绰仙诧异的拉着问:“这是怎么了?不是好好儿的上去跟沈妹妹说话吗?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下来?难道沈妹妹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她……是我自己……”姚灼素语无伦次的,说了好一会儿都没把事情说清楚,最终一把推开她,哭着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傅绰仙见状,就“噔噔噔”的跑上楼,用力拍郗浮薇的门。

    郗浮薇无奈的打开,见傅绰仙皱着眉头质问自己怎么了姚灼素,叹口气,让跟上来的丫鬟都下去,这才低声说了缘故:“她过来跟我转弯抹角的打听我那族兄,我说我族兄已经跟人家约定婚姻,过些日子就要公布的。她脸色就不对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事儿!”傅绰仙这才释然,但也有些埋怨,“那你也缓着点说啊!又不是不知道,姚妹妹素来心思纤细,对你那族兄起了心思之后,本来就有点患得患失,生怕你族兄看她不上!这两日为了青莲酒楼的一晤,一直在兴兴头头的置办衣裙首饰呢!结果你就这么给她来了当头一棒!”

    “我这还不是怕她不知就里,以后用情深刻了,更加难以自拔?”郗浮薇解释,“毕竟她现在才见了我那族兄一次,就算有些难过,过些日子大约也能缓过来了。现在不给她说清楚,等青莲酒楼再照个面什么的……岂不是越发要害了她么?”

    傅绰仙想想也是,放缓了语气跟她赔罪:“我方才说话太急了,得罪妹妹的地方,还请妹妹不要跟我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郗浮薇表示不介意:“姐姐也是为了芬芷楼的和睦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傅绰仙闻言,很是感慨的样子,说道,“就好像我刚才说的一样,你,我,还有姚妹妹,三个人其实都是同病相怜:若非父亲不在,这会儿必然也还在各自家里做着呼奴使婢的大小姐!如今同在邹府住着,也算是一场缘分!既然如此,就该齐心协力,谋个好前程才是!”

    就跟郗浮薇推心置腹道,“所以欧阳先生虽然做事孟浪些,然而他年纪轻轻就做了举人,平日里想必也是一心一意读圣贤书的,有些时候做事欠妥当也是难免!只要是真心爱慕你,你不如好生考虑下……说实话,我这次约在青莲酒楼的那几位公子,家境固然比他好许多,论到功课,还真没一个比得上他的!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是。”郗浮薇搪塞道,“不过我听说欧阳先生红颜知己不在少数,只怕也是一时玩笑,不好当真的。何况我如今家境已然衰败,甚至都没什么正经娘家人了,欧阳先生却是前途远大的,如此门第并不匹配,哪怕当真在一起了也必有忧虑。”

    傅绰仙不以为然道:“怕什么?欧阳先生是读书人,读书人最是要面子的。正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!别管他日后怎么个朱紫加身法,只要这会儿娶了你,你就是他的结发之妻!往后的后院里,总归以你为大!”

    声音一低,“关键是你得尽快生下嫡长子!如此,凭日后后院里再进了什么狐媚子,也休想越过你去!”

    郗浮薇笑着说道:“我这人善妒的很,只怕容不下人。可做不了这样前途远大之人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孩子话了。”傅绰仙不赞成的说道,“若是咱们如今还是一群人捧着的大小姐,寻个家境差、知恩图报的人家,也还能端一端架子。如今已经没了可以依仗的娘家,还要善妒……这日子怎么过的好?你不要觉得嫁个寒门子弟就不必担心,手里略有几个钱,不念着家里人的生计,却非要先去那些龌龊地方逍遥过了……这种人,可不少!既然这世道他们男子都是要变心的,干嘛不找个有家底的,好歹也能过的松快些?”

    她这话郗浮薇其实很同意的,像她们这种从小过惯了好日子的女眷,要说忽然去适应粗茶淡饭,十个里有九个习惯不了。

    不然古往今来也不至于有那么多官家女在家境败落之后做女校书了,不是说只能走这条路,而是习惯了锦衣玉食的好日子,忽然没了资格嫁进这样的人家,又不甘心跟寻常女子一样找个普通夫婿,事事亲力亲为,忙的蓬头垢面,不定还要忍受公婆挑剔、小姑小叔进谗、丈夫在外寻花问柳勾三搭四、一堆孩子围着要吃要喝……蹉跎华年。

    所以索性一咬牙,用父母在时娇养出来的花容月貌跟琴棋书画,换取继续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日子。

    傅绰仙的想法看着功利,其实已经属于比较正派了。

    至少她没想过往风尘里走。

    当然同意归同意,不代表郗浮薇也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这会儿做出乖顺之色来,同傅绰仙唯唯诺诺了几句,打算将人哄走。

    然而好容易说的这位傅姐姐和颜悦色了,傅绰仙又想起来一件事:“之前给你族兄帖子,主要就是姚妹妹一力要求的。这会儿姚妹妹……我看那天你族兄就别过去了罢?不是我嫌他,是怕到时候姚妹妹见到他了,又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又忍不住问,“你那族兄到底生的何等光风霁月?怎么叫姚妹妹这样的老实人,才见过一面就这样心心念念?”

    郗浮薇诧异道:“姐姐那天没见到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见到了!”傅绰仙说道,“那天我入席没多久,就跟姚妹妹走散了。”

    嗯,肯定是她入席没多久,就扔下姚灼素去钓金龟婿了。

    “我族兄相貌是很端正的。不过要说到底有多好,这个也是各花入各眼。”郗浮薇说道,“等姐姐生辰那天亲眼看到就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见傅绰仙皱眉,她解释道,“不是我故意为难姐姐,只是我刚刚才把帖子给他,他也答应了,说一定会到的,这会儿去跟他说的话……他到底只是我族兄,不是我嫡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傅绰仙于是就想象了一下她在沈窃蓝面前也是诚惶诚恐,叹口气,到底没再坚持不要沈窃蓝不去,说道:“那么到时候我排下位子,让你族兄尽可能的离姚妹妹远点吧!”

    郗浮薇安慰她:“其实姚妹妹到时候没准会自己不去呢?”

    毕竟沈窃蓝都说了,他之所以要去青莲酒楼赴宴,乃是担心徐景鸳会趁这机会对郗浮薇下毒手。

    这上司可不是欧阳渊水,闲着没事儿的跑她跟前来献殷勤。

    他既然这么讲,八成是收到了比较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郗浮薇怎么可能同意傅绰仙的提议?

    这可是关系她性命的!

    至于说自己找借口不出门,不给徐景鸳机会?

    郗浮薇才不会这么做呢!

    好容易沈窃蓝主动表态要维护手底下人,郗浮薇巴不得他跟徐景鸳怼上,怼的越狠越好!

    把仇恨积深刻点!

    然后她对付不了的高门贵女,让沈窃蓝去对付吧!

    所以这会儿也只能对不起姚灼素了。

    嗯,也不算对不起。

    到底她编造借口断了姚灼素的念想,等于委婉救姚灼素一命呢?

    否则姚灼素懵懵懂懂的,不定在青莲酒楼就要流露出来心思,到时候传到徐景鸳那边,怕不分分钟要给这女孩子好看?

    敷衍了傅绰仙,郗浮薇收拾了下,这日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过两日就是休沐之期,出乎她意料的是,之前约过的姚灼素,却没有躲在屋子里,而是一大早就上来敲门了:“沈姐姐,你起了吗?还记得不?咱们说好的,今儿个一块去市上看看!”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