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广东快乐双彩言情 > 医笑倾城 > 第四百二十六章双生之子

第四百二十六章双生之子

作者:薄荷微凉
    第四百二十六章双生之子

    新帝登基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,一个月的时间,嘉成帝葬入皇陵,苍冥绝将整个皇宫整顿的有模有样,甚至加强了很多嘉成帝在位时想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朝中的大臣中苍穆修的党羽已经被连根铲除,剩下的都是苍冥绝亲自提拔起来的老臣,他对他们十分信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件事是晟舟国和苍叶国交好,主动进贡,苍冥绝作为回应,也送去了一些苍叶国特有的东西,永保两国交好。

    朝政算是慢慢地稳固下来,一切都在步入正轨。

    萧长歌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边疆传来临王的死讯,是在路上偶遇劫匪,被劫杀致死。

    此时她已经走不动路,听见这个消息不免有些悲伤,只是不想伤到肚子里胎儿,所以尝试去忘记。

    宫里的稳婆说了,这个时候最好是深居简出,连日来她都躺在床上,快憋死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天气好,她让天喜在外面院子里放置了一个摇椅,又把她扶了出去,太阳照耀在她的脸上,暖洋洋的,十分舒适。

    她捧着一本医书懒懒地看着,肚子的豆芽不时地踢她,她索性把衣裳撩开,用手去感受那凸起的小手和小脚。

    突然,身边一个人影覆盖下来,黄色的衣袖闪过她的眼前,略带微茧的大手覆盖住她的手,随着她一起感受婴儿的胎动。

    “孩子这么活泼好动,像你。”苍冥绝的嗓音低沉沙哑。

    “男孩才会这么活泼好动。”萧长歌辩驳。

    “男孩女孩我都爱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女孩,而她想要为他生个男孩,两人说起这个话题,时常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认输的一定是苍冥绝,还得好言好语地哄着。

    苍冥绝让人搬了一把椅子来,陪着她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秋日的阳光正浓,透过层层树叶扫在两人的脸上,铺洒一层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最近怎么了,精神不佳?朝堂的事情让你烦心了?”萧长歌用手抚摸他的脸,又瘦了。

    苍冥绝抓住她的手,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不想说是因为那些大臣急于让他选妃的事情,皇后之位空悬,底下的大臣各个眼红,迫不及待地要把府上的儿女送来选秀,好谋个国丈当当。

    日日上朝都有这些奏折,让他赶快做决定。

    只是萧长歌才是他爱的人,皇后之位只能是她的,只要等到孩子落地的那一刻,他就会即刻颁布那道圣旨。

    是给她的承诺,也是给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临王的死讯?”萧长歌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他却忽而睁开眼睛,皱眉:“我不是吩咐过不许让人告诉你吗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她怀着孕,怎么能听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?

    “是……宫中这么多人,我想不知道也难啊……”萧长歌干笑,没想到随口一句话,让他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成日无事,只知道在背后嚼舌根,刘风,你去……”苍冥绝正想好好地端正一下宫中的不正之风,唤来自己的贴身太监。

    但是却被萧长歌抓住手:“我也没出什么事,算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善,见不得底下的人挨罚,苍冥绝知道。但是后宫也确实该好好整顿整顿了,近日来,总能听见一些关于她的流言蜚语,他担心传到她的耳里,她会多想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什么我都听着。”苍冥绝宠溺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萧长歌发现,在她的面前,他从来没有提过朕这个字眼,也从没有在她的面前摆过皇上的架子,更多时候,都是她在欺负他。

    她置之一笑,眼睛却偷偷湿润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苍冥绝一并惩罚了宫中那些多嘴多舌小太监和宫女,不过并不让萧长歌知道。

    他想给她一个温馨的家,而不是个叫做皇宫的地方。

    苍叶国桓昭一年冬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寒冬,京城郊外野林万木凋零,光洁树干随风摇曳,有风吹过是一阵寒风刺骨,京城大地银装素裹,白茫茫雪花甚是耀眼明目,天际偶尔跳出一轮暖阳,转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萧长歌全副武装,这几日是她快要临盆的日子,苍冥绝早早地就安排了数名稳婆在后宫中待命,需要用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,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敢离开半步,以至于这几日的早朝都没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陪着我,大臣们不会有异议吗?”萧长歌躺在摇椅上,身上搭着厚厚的毯子。

    “我陪自己的娘子,他们敢有异议?我定割了他们的舌头。”苍冥绝这几日的心情并不是很好,似乎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萧长歌快要临盆,心里担心又紧张,日日不得安枕,夜里也不敢睡的太死,常常她哼一声都紧张地看着她,直到确定她没事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皇帝,他们当然不敢说你,我说的是我,你不上早朝是为了我,他们心里定骂我红颜祸水,狐媚惑主。”萧长歌把玩着自己的头发,时不时看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谁要是敢这样说你,但凡让我听见,我定不会饶过他。”苍冥绝声音骤然冷却下来,忽而又笑,“不过你倒真是个祸水,要不然我也不会待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停顿下来,目光深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自从怀孕后,她的身材更加圆润起来,尤其是胸前更加波澜壮阔,他一只手都抓不过来,不过这也是为了他们将来的孩子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,你也这么觉得?”萧长歌瞪他,“明天你给我上朝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眉眼中间,伸手抚平她微皱的眉头,浅笑:“上什么朝啊……这么冷的天,我更愿意待在这里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荒废朝政是不好的,你不是时常说要约束、克制自己,处处谨慎小心,怎么现在反倒相反了?”萧长歌不满地嘀咕着,就是不愿他成日无事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,头疼。

    他抓住她的手,态度有些软:“不就是这几天吗?没多大关系,我早就把一个月以后的朝政处理了,要是有紧急的事情,他们还是可以直接进宫找我,不耽误正事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是没有转寰的余地了,萧长歌微微叹息,正想说些什么,突然间,她拧着秀眉紧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长歌……怎么了?是不是要生了?”苍冥绝被她突然间的表情吓得三魂七魄都没了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撞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稳婆来……”苍冥绝六神无主,正准备喊宫女过来,却听见那人坏笑的声音,原来被耍了。

    萧长歌笑的眼睛变成一轮弯月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肚子平静无澜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?我都被你吓死了,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,我可不想孩子出生后没爹。”苍冥绝脸上怒气冲冲,微眯着双眼瞪她。

    萧长歌还在笑:“谁知道你这么好骗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戛然而止,肚子却在这个时候阵痛起来,一阵比一阵更急的痛感传来。

    她脸色微微苍白地抓住他的手:“现在,好像是真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歌……”苍冥绝敛着眉头,转身叫来不远处伺候的宫女,让她们准备生产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幸稳婆就安排在不远处的别苑里,很快就能赶到。

    苍冥绝一把抱起沉重的萧长歌,进了里屋,手忙脚乱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,在她身边愣了很久,听着她疼痛的喘声,心砰砰地跳着,恨不得能够为她受痛。

    “长歌,很疼吗?”他的表情似乎比她还疼,揪心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萧长歌说话的力气都没了,肚子折磨着她,苍冥绝的表情让她哭笑不得,额头上落下斗大的汗水,拼命地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数名稳婆匆匆赶来,一见苍冥绝还守在里面,立即上前把他推出去:“皇上,皇上您是不能待在这里的,这不吉利,您还是到外面等着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吉利不吉利?她在为朕生孩子,朕还不能待在这里吗?”苍冥绝声音冰冷万分。

    几个稳婆面面相觑,还是强撑着对他解释,几个稳婆左一句又一句,对他说着孕妇生产的道理,把苍冥绝的耳膜都快吵破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最后被关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在外面等了很久,天都快黑了,苍冥绝趴在门边听,只听见几个稳婆一直在说“用力用力”,以及萧长歌断断续续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捏紧拳头,恨,真恨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终于,在晚间时分,里面终于传来婴孩的哭声,他的心骤然落地,猛地踹开门进去,一阵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是个小皇子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这是个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两个稳婆抱着两个小小的身子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?一个皇子一个公主?

    苍冥绝匆匆看了一眼,便走到内室。

    萧长歌累极了,闭着眼睛,听见脚步声,还是睁开眼睛,沙哑着声音问他:“看到了吗?像你还是像我?”

    苍冥绝根本没认真看,一心只记挂着她,随口答道:“一个像你,一个像我。”

    有稳婆把孩子放到她的身边,白白嫩嫩的小脸还睁不开眼睛,吮吸着手指,好像吮吸着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萧长歌把孩子往他身边推了推,他面色怔怔地抱着两个孩子,姿势怪异僵硬,不过眼睛里满是宠爱。

    好像,一辈子就是这样子的吧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后,苍冥绝昭告天下,册封萧长歌为皇后,并且不选秀,不纳妃,今生只有萧长歌一个皇后。

    之后不久,为了萧长歌的兴趣爱好,又专门开设了女医堂,册封萧长歌为堂主,专门收女徒,治尽天下奇病,研制天下奇药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着,平静又充满乐趣。

    后来,苍冥绝又荒废了一段时间的朝政,陪着她去了叠谷。

    那时,两个孩子已经能走路了,迈着歪歪扭扭的步伐跳下马车,第一次出宫见到外面的世界,兴奋得不行,在山林间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“小花?”明溪在不远处对她挥手。

    进了叠谷,他们才发现,阿洛兰和明溪已经成亲,并且阿洛兰也已经有喜,再过不久就要临盆,真是个好消息。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