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广东快乐双彩言情 > 婚色缠绵:总裁的温柔交易 > 大结局 这是最好的退路

大结局 这是最好的退路

作者:于墨
    越想到他在我与顾家之间的左右为难,就越是难过,那种心疼的感觉让我几乎要崩溃。

    最痛的原来不是被背叛被伤害,而且伤害了最心爱的且最爱自己的人,这种感情不懂得是内疚还是后悔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,这不是你的错,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。那只是我爸的错,他太自私了,所以才造成所有的一切。其实他的一生里,伤害的又怎么只有你们沈家呢?在私下,其实他做了多少坏事,也许他自己都数不清楚吧!”顾晨曦重重的呼了口气,伸手将我拉进怀中,轻抚着我的发丝:“所以我想得很清楚,一切就当是清还所有的欠债吧!这不怪你,也不怪谁,一切都是我爸自己选的路,他做那些事的时候,就该想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靠在顾晨曦的怀中,我强压着低低的抽泣着,不愿去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伸手用力的抱紧着他的腰,我只是想要再抱一次,哪怕这是最后一次,也得要抱得更紧一点,更紧一点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从车上走下,看着同样从车上走出来的人,我用力的咬了咬唇,才说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刚才哭得太久了,眼都肿了,顾晨曦说担心我这样子开车不好,于是吩咐人去给我代驾,自己送了我回来。

    “一会他们会将车匙送到楼上给你的。”顾晨曦微点头,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伸手擦了擦有点干涩的眼角,我深吸了口气后,用力的闭了闭眼,才转身大步的往着屋内走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顾晨曦是不是一直在后面看着,只是每走一步,都是那么的吃力,每一步,都好像在我们之间走出更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的心有多么不舍,只有我自己知道,但有多少的无奈跟无能为力,我自己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才回到李鹏哥的家里不久,门再次打开,失落的坐在大厅沙发上喘着气的我,无助的转头向门口看去,是李鹏哥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车匙刚刚有人给我了。”他将车匙在我的面前扬了扬,说。

    “哦!”淡淡的应了声,我没有去想太多,也没有力气想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跟顾晨曦出去了吗?”李鹏哥走到我的旁边坐下,他的口吻有些无奈跟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自己出去的,只是没有想到遇到他了。”叹了口气,我转头看向李鹏哥,无力苦笑:“你是不是认为我没有救了?对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,还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都哭成这样了,你还要我说什么呢?我只是心疼你这样子,何苦呢?”李鹏哥皱了皱眉:“你要学着放下,除非你认为自己跟顾晨曦之间还有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这么想的,我很清楚这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,这是两家人之间的事。就算顾晨曦兄妹不怪我,可是顾家还有其他人的,他们还是一样会恨我的,我怎么能在顾家里存活得了呢?所以我跟顾晨曦完了,这一点我很清楚。”摇头,我双手交握在一起,吃力的说:“其实毕业的时候,国外已经有大学给我发录取通知书了,只是那时候我跟顾思城感情正好,我以为自己会跟他一生一世的,便没有去读。结果这两年来发生这么多事,我想还是去吧!早几天我跟那边的大学联系过,他们表示欢迎我前往留学,所以在顾云天的官司完了以后,我就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放下这里的一切就这样走吗?”李鹏皱了皱眉,有些不太认同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,我这是很不负责任的,可是现在的我也没有能力去挑起沈景集团这个责任,而且我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挑起什么。李鹏哥,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怎样的,你就放任我吧!我知道有你们在,沈景集团一定会好好的,而我去进修一下,在将来对沈景集团也好。”深了口气,我努力的弯起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这么想的,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但是你要知道,不管怎样,我都会支持你的。如果你认为离开是最好的办法,那你就离开吧!有我们在,我们会好好的撑着沈景集团的,你每年只用算着收益了多少钱就好。”李鹏哥冲着我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温暖的笑,就有如亲人的安抚,在这种最无助的时刻,是最有力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我不在乎,我只希望沈景集团能尽快回到爸爸离开的那时候,那我就感到安慰了。”弯起唇,我笑得很开心的,就好像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再怎样装出来的开心,都难以敌心里的那种压抑,心依旧沉重。

    这里的世界太少了,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,就算再怎么小心也总会有遇上的一次。

    我不想再像这一次一样,那么近的接触,会让我失控的。

    我太爱顾晨曦了,还有对顾晨曦的内疚跟心疼,都会容易让人失控的,所以离开这里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静静的坐在法庭内,刻意的去忽略,却还是能以忽略坐在另一边的顾晨曦及顾思城,可是我都习惯了,这么多堂审判中,他们几乎都出现,而我也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因为我要亲眼看着顾云天被判刑我才能甘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休庭。”

    忽然,有人大声的喊,我才缓慢的回过神来,抬头看向顾云天的方向,看着他被押着离开,心里又恨又怒的,却也只能用力的咬着牙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先到里面去休息一会吧!很快就会有宣判,顾云天这一次是肯定会入罪的,只是要看被判多少年。可是你放心,像这样的谋杀罪名,肯定不会轻判的。”律师走向我这一边,冲我笑着安慰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这段时间全靠你了。”冲着他感激的笑着,听他这话就好像找到了安心的扶手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证据齐全吗?顾云天做了这么多坏事,这一次他也是罪有应得的。现在有许多网站都在谈论他的人生,许多人出来说他做过的坏事,虽然里面水份很多,但是不管怎样,对他的声望还是受到影响的,而且证据这么有力,他定罪是必然的。”律师说着,带着我往休息室方向走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人群时,也正好跟顾家的人遇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堂是最后一堂,所以顾家所有人都来了,他们的阵容还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顾晨曦旁边,就是任凤仪跟顾晨曦,顾思城也站在他们之间,身后的那些亲戚有些我还认得,有些我根本就没有认真记过所以并不记得是谁跟谁。

    但顾家很大,这些人就占了庭上一半位置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这个女人可是害你爸入牢的人啊!你学对她有留恋吗?可就不要怪大家对你有不服。”顾思城冷冷的讽刺着,这话当然是冲着看向我的顾晨曦说的。

    “害云天坐牢的人不是谁,而是你。如果当初他想要收沈景集团的地皮时,不是你跑去找他,跟他说你有办法帮他收地的话,他就不会跟你暗中往来,还在知道你得到沈家的信任后出手帮你。这一切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你,若没有你,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,你为了上位,做了什么好事,你心中有数,只要我在顾家一天,你永远都别想得到什么东西。”任凤仪愤怒的低吼,摆明着要护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对啊!若不是因为你,爸又怎么会因为收地的事,而闹成了卖凶杀人呢?你想要到顾家来得到什么?你这种人,根本什么都不配得到。”顾晨妍也跟着愤怒的瞪向顾思城。

    我不理会他们一家人的吵闹,转身越过他们,跟着律师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我不需要顾家任何人的理解,他们不是我,他们怎么会理解我的立场呢!

    现在顾家的人最担心的只是因为顾云天将要被定罪,这段时间顾氏的股价跌了多少,他们的身价蒸发了多少。

    在顾家所有人的眼里,我肯定是罪人,而我也根本不需要他们的谅解,毕竟很快的,当顾云天入罪,我跟顾晨曦离婚的手续办好后,一切都会结束,我不会再跟顾家有交杂的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大幅度的报导,几乎所有网络头条和报纸都是在报导着同一件事,都在说着关于昨天的宣判,关于顾云天被判二十年的结果,一宗买凶杀人罪,一宗意图谋杀罪名,最后也不过是被判了二十年,其实顾家的律师团队还是很强大的。

    不过二十年,相对顾云天这种已经几十岁的半退休人士来说,已经不是什么轻松的罪,大家都是在说,只怕他是不能活着走出牢房了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这个案件,并没有什么宛惜的评论,铺天抢地的全都是对顾云天的责骂,还有对顾氏的侮辱,更多的人是借此时在侮骂顾氏的无耻,为富不仁。

    同样的,顾家的股价在今天再创新低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报导跟评论,顾氏正式陷在剑尖上,可是我很清楚,这一切一切都会云雾尽散的,顾晨曦是一个有能力的人,而且顾氏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财团,他们的实业那么庞大,又怎么会因为这些评论而击倒呢!

    人们更是健忘的,等日子过了没多久,他们肯定都忘记了这件事,没有人会再记得顾晨曦所带领的顾氏集团会成怎样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走下床,拉开窗帘,看着窗外的阳光,我想了想,决定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顾云天这案子都算是告一段落了,我也没有必要再躲了吧!现在顾家是顾晨曦在做主,有他在没有人敢对我怎样,顾晨曦也曾承诺过,顾家的人不会碰我一根头毛的。

    走到衣柜前挑了一套衣服,正想着要外出,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担心是记者找到我的电话号码了,可是上前看一看,却发现了是宋家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琳琳,是阿姨,你还好吗?”宋泽宇妈妈的声音在电话那端传来,声音特别的轻柔。

    仍旧是那么的温柔,这是她骨子里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阿姨你好,我很好啊!你找我有事吗?”点头,我拿着手机坐到旁边去谈。

    “嗯!阿姨看你离开宋家好一段时间了,所以有些担心你,如果你有空的话,不如今天过来宋家吃午饭吧!他们都要上班去,就我一个人在家,也很闷的。”宋夫人温和的笑着,她这话说得如此委屈,我倒是不好拒绝这个自称很闷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一会过来,谢谢阿姨你对我的想念。”弯起笑,我感激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得这么客气啦!你记得过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挂线以后,看着手机屏幕,不自禁的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来电,也不知道是何种意思,但总得要过去的,毕竟都是一些关心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当我赶到宋家的时候,已是将近开饭的时候了,温美玉坐在院子里的太阳伞下等我,看到我到来时,笑着冲我扬了扬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。”对着给我带路的保安笑说,我跨步走向温美玉,才客气的说:“阿姨,你坐在这里不会觉得晒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也来晒晒阳光,对身体也好。”温美玉轻拍她面前的椅子,示意我坐下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边坐下,我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,深知她特意请我前来,也许是有事想要跟我谈一谈吧!

    “阿姨,你找我过来,是有什么想要跟我说吗?”看着温美玉,我有些直接的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是有些担心你,毕竟顾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不是那么好,我相信你也很为难吧!你跟顾晨曦……怎样了?”温美玉迟疑着问,好像很关心又担心我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跟顾晨曦在办离婚的手续了,相信这几天就可以处理好吧!”笑着,我装着若无其事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几天,我一直在努力的装着若无其事,因为总得要面对这些关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不是好胜要强,只是不想让这些关心我的人替我难过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顾云天已经在入牢之前写了遗书,要将所有公司里的股份都给顾晨曦,而且还听闻他跟顾晨曦说,永远不能跟你在一起。”宋泽宇盯着我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所谓,他不下这个命令,我也不会跟顾晨曦在一起的。”摇头,我的笑容不自觉的收了收。

    我知道顾云天恨我,像他这种人怎么会知道反省呢!会有反省也是在反省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,给人留下了证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若真的是因为这件事,其实就不能两个人争取一下吗?可是相爱的话,我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能阻挡得了两颗相爱的心啊!”温美玉摇头,有些叹息的看我。

    “相爱容易,可是在一起也得讲缘份的,我跟顾晨曦之间的恩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。我的爸爸因为他的爸爸而死,而他的爸爸因为我的执着而入牢至死,我们之间的恩怨也绝不是一句认罪就能算数的。顾云天恨我,我是懂的,他一生骄傲却落在如此下场,他怎么会不恨我呢?而我又怎么能忘得了爸爸是怎么死的,跟仇人的儿子恩爱白头呢?”苦笑,手轻放在腹部,想到失去的孩子,我的心就隐隐的酸痛:“那一次醒来,我知道孩子没有了,心里就很清楚,我爸也不喜欢这个孩子吧!所以我能那么幸运的避开几次顾云天的伤害,却不能避免流产的风险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是我们要走的路,我们怎么逃避还是会往着那条路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流产的事我也知道,心里替你难受,若是这个孩子还在,你跟顾晨曦之间也许也不至于要这样啊!”温美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姨,谢谢你对我的关心,你放心,我没事的,这么多事都走过来了,现在我倒是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,至少我知道我能好好的撑下去的,一定可以的。”冲着温美玉眨眼,我笑得特别的甜美,就是不想让她再为我的事作多余的关心。

    事实不会因为他们的宛惜而有所改变的,我自己伤心难过就好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?以后的日子总得要面对的,事情毕竟都告一段落了。”温美玉轻点头,没有再勉强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好以后的路了,只是请原谅我暂时不会说,因为……我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”低下头,我无力苦笑着。

    有些计划在实行中,可是我不敢说,也不想对任何人说。

    关于我的去向,不对任何人说是最好的,我担心顾晨曦知道了会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离开这里吗?”温美玉看着我,不敢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她还是一个有着玲珑心的人,什么都能看得透,什么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苦笑,我只好轻点头:“我不走不行,这个世界太小了,我跟顾晨曦的事又闹得满城风雨的。如果我不走,顾晨曦会为难的,就是太清楚他对我是怎样的,所以我不想让他难堪。他爸爸都这样子了,是我亲手要送顾云天入牢的,要让顾晨曦怎么能接受跟我在一起呢!而我也不能接受跟一个杀人仇人之子过得幸福的事,那样我会感到很内疚的。所以分开是我们必选的路,但分开的过程是很痛苦的,若是我不能控制好,或是跟顾晨曦总是会见面的话,担心他会放不开我,而我也会放不开他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事不是没有过的,当初顾晨曦决定要跟我离婚的时候,他也是很狠心的,可是当他有机会再次见到我后,就立即心软了,又想要跟我重新在一起,而对我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一样,不可能再那么随意,又何必让大家都为难呢!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又何苦呢?不过你们的立场是怎样,我也能理解的,换了是我,我想我也会选择跟你一样的路。但是现在的你怎么能这么随意呢?沈景集团这段时间才刚刚起步,你在这个时候放弃一切离开吗?这样沈景集团要怎么办?”温美玉意外的看着我,好奇的睁着眼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完全不管沈景集团,只是现在暂时的走开一下,而且我的学历也不高,当初就是因为顾思城的原因,所以我放弃了再读书想要嫁给顾晨曦报仇。现在刚好可以出去重新进修一下。而且集团有那么多爸爸当初信任的得力助手在帮助着,我相信在他们的带领下,公司的发展一定会更好的。等我跟顾晨曦的事告一段落了,等我读完书而顾晨曦或我找到属于自己的所爱时,我就会回来接手沈景集团了吧!”不确定的看向远方,我想,大概会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爸爸就只有我一个女儿,沈景集团除了我还会有谁能接手呢!我总不能逃避一辈子,总得要有回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只能支持你,跟祝你好运,希望你能尽快找到属于你的幸福。”温美玉轻笑着,真诚的对我祝福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不要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的儿子好吗?我不想在离开之前,有任何的枝节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看着温美玉,我有些担心的叮嘱着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得到温美玉的答应,我这才放开了心,弯起唇,笑了笑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接到律师的电话,我便坐立不安了半天,本来想要说跟顾晨曦分开时间去签名的,可是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约一起的,就免得多事了,毕竟……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!

    看了眼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,我竟有点解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一直在等候着签这个名,又不敢随意的走动担心被记者找上,担心会被问到那些会让我难堪的问题,担心会被记者无情的话问出眼泪来,所以我只能选择躲。

    只有躲着是最好的安排,于是我就一直在等候着,等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还好,办离婚的手续也并不需用处理很久。

    擦上淡淡的唇膏,看了眼镜子中妆容自然的自己,冲着自己笑了笑,我才站起来,直接的离开。

    机票在接到律师电话时就立即订了,订了最快的那班机,等签名完成后,我就可以离开这里,走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赶到律师楼,被秘书带到律师行的会议室时,顾晨曦早已在了,他就坐在那里,看到我进入后,转头看了我一眼,缓慢的开口:“好几天不见了,近来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,只是我看到你不是那么好,顾氏这段时间的起伏这么大,你能撑得住吗?我听说你爸爸入牢之前写了遗产分配书,另外还指定要你一个人继承他最多的股份,顾思城没有意见吗?”在顾晨曦的身边坐下,我本只想随意的说些话,可还是忍不住说出一些表示关心的话。

    “顾思城有什么意见呢?他很清楚,在爸爸的心里,他其实并不算是什么,能给他一点股份已经是爸爸对他最大的仁慈,要不是爸生我的气,我想顾思城连那一点股份都得不到吧!”顾晨曦不以然的哼,满是对顾思城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这样对顾思城也算是一种恩赐了。”无所谓的耸肩,我倒是不那么在乎。

    其实,当知道我爸爸的死跟顾思城没有关系,是顾云天安排的时候,我对顾思城所有的恨也就没有那么深了。

    现在,还有什么可以恨的呢?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,是我选择相信顾思城的,我愚笨能怪谁呢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律师,什么时候可以签字呢?”看顾晨曦不再说话,我便看向律师,问。

    有些着急,我想要将这个难受的时候尽快的压缩跟结束。

    再这样相对坐下去,我担心自己会撑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再确定的问一次,顾太太你真的什么都不要吗?生活费都不需要吗?”律师拿出离婚合约出来,想要确定的再问我一次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什么都不要。”点头,我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可以给你我们住的那房子,反正以后我会回顾家别墅住,那边也会空着,你也不必住在别人家里啊!”顾晨曦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说的别人,指的就是李鹏哥吧!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也不会住在别人那里很久的,我已经选好房子了,很快就会搬出去。”弯唇,我笑着说,笑得特别的甜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顾晨曦听我如此说,也就只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请两位在这里签字,然后我们就会递交上去,也算是正式离婚了,以后我们会再正式通知的。”律师笑着,指了指需要签名的位置,然后看向我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签了这个,就可以了吗?没有别的?”我看着那上面的字,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担心会像上次那样,顾晨曦会不提交,我们一直没有离婚。

    “嗯!其实申请的手续我们会处理的,沈小姐你放心。”我这一方的负责律师说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话,我倒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这样就好,反正我这边有律师跟进的,就不用担心顾晨曦会像上次那样。

    “行,我现在签。”说着,我立即签上字。

    然后递到顾晨曦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这一声,好像是在应我的。

    很快的,也在里面签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签了好几份,可是时间并没有很久,确定什么文件都签好了,我便拿起包包要走:“那好吧!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这么急,有事吗?要不一起吃个晚饭吧!也许是最后一顿饭吧!”顾晨曦跟着也站了起来,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需要什么最后一顿饭,也许以后我们还是会有机会再见的,等你找到所爱的时候,或者你会请我喝喜酒的,我也会。”甜美的笑着,我努力让自己说的话变得更真诚。

    说完,我便立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敢走得太慢,就担心走得太慢了,自己会控制不住想要扑到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其实,我真的害怕会有收到他请贴的那一天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拖着行李箱,独自一个人走向人来人往的国际航班方向,忍不住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过身来,转身看着后面的那些人影,就好像这样便能告别这个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,这二十几年的记忆,一切一切,都要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我会回来的,只是当回来的时候,定是我或顾晨曦都找到另一半的时候了吧!

    也只有那个时候,我才能有信心敢于回来。

    “顾晨曦,你是好人,我祝福你会找到真心相爱,且值得你的女人。”低低的喃呢,拉着行李箱,我继续转身走。

    脚步不再迟疑,因为没有退路可以选了……

    能让我找到害死爸爸的真凶,一切都待我不薄了。

    终!

    ***

    结局了,对不起,也许这个结局大家不喜欢,要这也是墨墨第一次写悲剧的结局,这是从来没有试过的,从开始写这书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毕竟曾经说过,我永远都不会写悲剧结局的。

    可是有时候写文,真的不能计算得那么清楚的,写到最后,我知道自己不能让他们走在一起了,也只能是这样子安排,因为这立场,不管怎样,他们都会为难。

    希望他们都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吧!

    也在新的一年,祝大家幸福快乐。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