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

首页|玄幻|修真|言情|历史|侦探|网游|科幻|恐怖|散文|其他|全本|最近更新
注册/登录/收藏本站/繁体版
当前位置:大广东彩票中国彩票网 > 广东快乐双彩言情 >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

作者:娜爱之夏
    阮安生不知道是看了顾蔚晚多久,这才听到他缓缓开口说道,“丫头啊,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的话,那么爸除了支持你,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阮安生话里面流露出来的无奈,顾蔚晚只能笑了笑,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所以爸你没有必要为我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后爸还是希望你听一句劝可以吗?有些人一旦错过的话,那么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遇了。”阮安生语重心长对顾蔚晚说道。

    当顾蔚晚听到阮安生的这句话的时候,她不得不承认,她的心已经感觉得到一阵莫名的恐慌了。

    就像爸所说的,自己在这个时候一旦推开宋亦城的话,那么他们两个人很有可能真的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遇了,难道这样的结果就是他所想要的吗?

    一想到,以后的人生路那么长,而她自己的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爱的人守护着,那么她的这一辈子该有多么的孤单寂寞啊。

    看到顾蔚晚那样纠结的神情,阮安生知道她现在是一定听得进去自己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追出去还来得及,就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吧。”阮安生以为顾蔚晚会因为自己的话改变主意,去追回宋亦城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他的话却换来另一种结果,当听到顾蔚晚的回答之后,阮安生真的的十分吃惊的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吧,现在就离开,不用再等到我完成之前那些事了。”顾蔚晚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,心想着,就这样离开其实对他们来说更加好。

    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可是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阮安生已经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冲顾蔚晚点点头,就再也没有给予她其他的回应了。浑浑噩噩从阮家离开的宋亦城,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宋家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他,却不知道他最心爱的那个女人已经踏上了另一个国度,也许从此相见无期。

    ——五年后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机场上,一个又蹦又跳的长相水灵的小包子最为吸引别人的注意,而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头发微卷,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说爹地也在这座城市啊!那么既然他已经知道我们回来了,为什么不来这里接我们两个人呢?”小包子停住蹦哒,回过头看向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慢慢地将墨镜脱下来,那张脸赫然就是五年前不告而别的顾蔚晚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们来就只是给外公扫墓而已,至于爹地的话,妈咪以后再给你找好不好?”顾蔚晚揉了揉小包子的头发,柔声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阮安生和顾蔚晚一起离开之后,没有过多久,他就旧疾发作,就那样匆匆离世。

    而他临终的遗愿就是要和母亲葬在一起,于是她当时就那样挺着大肚子,偷偷回到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给父亲办完葬礼之后,没有想到自己肚子里面的这个小宝贝就按捺不住寂寞,就这样呱呱坠地了。

    小包子听到顾蔚晚的话,虽然心里面觉得有点扫兴,不过还是懂事的点点头,“妈咪,我听你的就是了。不过你可不能撒谎欺骗我哦。我可是要快一点就可以见到爹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我们去见过你的外公之后,再说这件事吧。”顾蔚晚说着就一手拉着行李箱,另一只手拉过那小包子肉嘟嘟的小手,就那样离开了机场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此刻,她回过头的话,那么她一定可以看到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的那个男人,脸上露出了久别重逢的喜悦。

    臭丫头,终于舍得回来了吗?

    五年前,不说一声的就离开那个地方,现在他再也不会让她从自己的身边逃走了。

    在这五年期间里,他帮她了完成了她一直以来最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温凉的真面目都被揭露了,可是还心有不甘,公然袭警,在最后被警察因公当场击毙。

    而目睹这样情况的顾蔚蓝,当时就发疯了,直到现在还是住在精神病院治疗着

    至于顾安早那对父女,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另外许锦言也离开了,听说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他的姐姐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那个有着心理阴影的特助江和,在那个江君琳的攻克之下,终于也沦陷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什么芋头,就那样默默的待在简易轩的身边,说是要等到他可以完完全全的接受自己之后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似乎所有人人都已经修成正果了,就只有自己和那个臭丫头的事情还没有得到一个最终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顾蔚晚带着小包子来到了那公墓,来到了父母的墓碑前,将刚刚在花店购买的百合花放在了墓前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回来了,这一次的话,就不走了。”顾蔚晚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两个中年人的容颜,不知不觉一滴眼泪悄然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妈咪哭了,小包子一下就着急了,急急忙忙地抬起自己的手,去拭去顾蔚晚脸上的泪水,“妈咪,你就不要哭了好不好?我想外公和外婆在天上有知的话,一定是希望我们可以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包子的话,顾蔚晚破涕为笑,也许她该感谢老天爷,在她失去一切之后,还赐予了这么一个宝贵的礼物给予她。

    “妈咪现在怎么跟你这个爱哭鬼一个样了啊!”顾蔚晚笑着,去拭去自己眼角还残留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爱哭鬼呢!”小包子立即矢口否认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那是谁每天晚上半夜到时候都会躲在被子里哭泣啊?”顾蔚晚刮了刮小包子的鼻子。

    小包子一本正经地对顾蔚晚说道,“那是因为我的同学他们都说我是一个有娘生没父养的小野种,可是我不是啊!我知道爹地一定在这个世界上,他一定一直在找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包子的话音刚落下,就听到一道富有磁性又很久没有听到的熟悉的声音,“宝贝女儿,爹地这不就已经来找你的妈咪和你了吗?”

    小包子和顾蔚晚循声看过去,只见阳光下,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洋溢着笑脸,那一天阳光正好。3812

) | 返回目录 | (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点此报错/更新慢了 | 返回顶部